2018,全球风险变形记 ——笛卡尔集2018年全球经济展望系列之三:全球风险
本文摘要:“节物风光不相待,桑田碧海须臾改。” 2018 年,在全球复苏 “ 换挡提速 ” 的强力驱动下,全球风险也将上演“变形记”,在三个维度出现重大转变。第一,由经济风险向金融风险转变。日益改善的全球复苏前景,一方面降低了财政风险和债务风险,有望渐次纾

“节物风光不相待,桑田碧海须臾改。”2018年,在全球复苏换挡提速的强力驱动下,全球风险也将上演“变形记”,在三个维度出现重大转变。第一,由经济风险向金融风险转变。日益改善的全球复苏前景,一方面降低了财政风险和债务风险,有望渐次纾解本轮危机以来困扰全球的遗留问题;另一方面则加剧了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,可能引致全球金融环境收紧和风险溢价跳升,从而催生资产市场泡沫风险和新兴市场货币风险。第二,由总量风险向结构风险转变。全球财政失衡总体舒缓,但局部区域的财政巩固压力持续聚集。全球债务占比下降,但负债规模加速增长,短期风险减弱而长期隐患迅速积累。第三,风险端和增长端由分到合。2018年,无论是结构性的财政风险、债务风险,还是总体膨胀的金融风险,都将主要交汇于新兴市场。因此,不同于2017年全球增长端和风险端的分离,2018年增长端和风险端高度重合,奠定了本轮复苏换挡强势而又危险的格局,也威胁着全球复苏的可持续性。新风险塑造新格局,新格局孕育新变革。展望未来,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改革亟待提速,以避免全球金融监管竞次进一步恶化金融风险。由于新兴市场以及能源、资源出口型经济体承受重压,石油人民币、石油欧元等多元化计价结算体系亟需发展,以推动全球货币体系的优化升级,支撑全球经济的稳健复苏。

财政风险:全球总体舒缓局部压力聚集

2018年,全球财政赤字水平将延续上一年的回落趋势,财政风险总体降低。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的财政状况同步改善,是全球财政失衡总体舒缓的主要原因。但是,2018年财政巩固的实施进程仍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,局部地区的财政风险正在聚集。以巴西、沙特为代表,拉美国家和石油出口国可能率先陷入财政危机,并形成严重的外溢冲击。这一威胁亦将强化石油出口国的“去美元化”需求,推动其转向石油人民币、石油欧元等多元化石油计价结算体系。

第一,全球财政失衡总体舒缓。根据IMF预测数据推算,总量层面,2018年全球财政赤字总额为2.55万亿美元,较上年下降0.13万亿美元。全球赤字率(财政赤字/GDP)为3.03%,较上年回落0.36个百分点,虽然仍高于危机初期2007和2008年的0.65%和2.16%,但是已经接近3%国际警戒线。分布层面,2018年,在全球有统计数据的191个经济体中,158个经济体预计将出现财政赤字,数量较上年减少3个,仍高于危机初期2007和2008年的98和119个。结构层面,2018年,有82个经济体的财政赤字率高于3%,同比减少10个,仍高于2007和2008年的34和53个。有40个经济体的财政赤字率高于5%,同比减少9个,高于2007年和2008年的19和21个。以上数据可知,2018年,全球财政失衡虽然不会恢复到危机前水平,但总体将延续2017年的向好趋势,出现普遍且明显的舒缓。中、高风险的经济体数量持续下降,全球财政风险的覆盖范围开始收窄。

第二,新兴、发达两翼同步改善。2018年,随着全球多元化再度涨潮,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的财政状况同步改善,扭转了2017年新兴市场的落后态势。变动趋势层面,根据IMF的预测数据, 2018年发达经济体的总体财政赤字率为4.17%,较上年下降0.23个百分点。2018年新兴市场的总体财政赤字率为2.26%,较上年下降0.47个百分点。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的财政巩固速度“剪刀差”,在经历了2017年的收窄后,于2018年再度提升0.58个百分点。动力结构层面,2018年,虽然新兴市场的赤字总额将上升2.37%,但增速小于经济增速预期值4.85%。因此,相对强劲的经济复苏是新兴市场巩固财政的根本动力。与之不同,2018年,发达经济体的赤字总额大幅下降12.71%,因而预算削减在巩固财政中将发挥主导作用。

第三,局部财政风险仍在聚集。由IMF预测数据可知,若要2018年末如期实现上述财政巩固目标,共有119个经济体需要承受缩小财政赤字率的压力,平均应减少财政赤字率0.28个百分点。在宏观乱纪元下,这一财政巩固过程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,局部财政风险仍在持续聚集。从动力结构看,对于土耳其、缅甸及中东欧诸国等新兴市场而言,地缘政治冲突的“黑天鹅事件”可能阻碍部分国家的经济复苏,削弱财政巩固的根本动力。对于美国、欧元区等发达经济体而言,民粹主义的崛起、国内阵营的分裂和赤字财政的推进,亦可能使调降福利、削减预算陷入困境。从区域结构看,在2018年全球GDP总量前一百的经济体中,财政赤字率的前十名预计依次为:利比亚、委内瑞拉、巴林、阿曼、黎巴嫩、巴西、沙特、肯尼亚、哥斯达黎加和玻利维亚。这表明,财政风险正向石油出口国和拉美地区汇集。其中,巴西和沙特在区域经济和全球石油产业链中具有双重系统重要性,一旦两者陷入财政危机,将大概率产生严重的外溢冲击。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2014年6月以来美元指数中枢水平的抬升,全球油价陷入低迷期,导致石油出口国财政状况持续恶化。2018年,如果在美联储缩表和加息的共振下,石油价格继续保持较低位置,则可能迫使以沙特、巴西为代表的石油出口国借鉴委内瑞拉的先例,加快“去美元化”进程,为石油人民币、石油欧元等多元化石油计价结算体系提供发展机遇。

2018,全球风险变形记 ——2018年全球经济展望系列之三:全球风险

2018,全球风险变形记 ——2018年全球经济展望系列之三:全球风险

2018,全球风险变形记 ——2018年全球经济展望系列之三:全球风险

债务风险:短期压力微降长期隐患积累

w88优德:2018,全球风险变形记 ——笛卡尔集2018年全球经济展望系列之三:全球风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