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年前在广kais州亲见的一次日全食
本文摘要:早几天的日全食炒得沸沸扬扬,有人抢购天文望远镜,国外逐日者亦纷至沓来。今次日全食的景象只能在我国的长江流域看得到,广州只能摊到个日偏食,让人有点扫兴。但广州人可能忘记了,55年前,咱们广州也曾见到过日全食壮观的一幕。应该是1954年的7月份,之

  早几天的日全食炒得沸沸扬扬,有人抢购天文望远镜,国外逐日者亦纷至沓来。今次日全食的景象只能在我国的长江流域看得到,广州只能摊到个日偏食,让人有点扫兴。但广州人可能忘记了,55年前,咱们广州也曾见到过日全食壮观的一幕。应该是1954年的7月份,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,是因为当时我还在广雅中学读初中,那天上午是学年考试。因为报纸早有预告,故大家心里都有点忐忑,这可是一辈子难碰到的一件事,看看外面明媚灿烂的阳光,谁知会发生什么?但试卷一发下来,大家便全神贯注于考试了。

  至试卷答得七七八八,我们被一阵狂风的呼啸所惊动,不由得抬头望外。这时,日光逐渐暗淡下来,旋风卷着沙石杂物转着圈飘上半空。我想,日全食真的来了,可惜不能跑到外面去看。

  很快,天空变得像黄昏,考场内灯火全开,望外面更显黑暗。

  不久,风慢慢停下来了,天空又显现亮光,像黎明一样。至我交卷外出时,天色已大白,但觉得阳光如大病初愈,软绵绵没有了力气。我们都不敢直接抬头望日,因为知道这是极伤眼睛的,墨晶眼镜那时极难找到。

  有人用一盆水滴上墨汁在看倒影,我正想赶上前去凑凑热闹,却突然发现,原来树阴底下有无数的圆形光斑,像小弯月,我马上醒悟到,这就是天上太阳的模样了。还食着呢,怪不得像个病坏书生了。我就看着地上的一个个“新月”逐渐半满至“半月”,直至整个“圆月”。这时,阳光已恢复到盛夏火辣的模样。当时我还不明白,为何树阴下的光斑会展现出太阳的模样?后来,才从物理学知识中得知这叫“小孔成像”。

w88优德:55年前在广kais州亲见的一次日全食